您当前位置:商标专利版权新闻网 >> 版权 >> 版权资讯 >> 浏览文章

高晓松卸任董事长,在线音乐后的版权争夺

时间:2019年10月24日信息来源:锌财经 点击:

在写《阿里传》的高晓松,不知会如何描绘阿里音乐这一章。

除了2018年“高晓松对马云点头哈腰”刷屏网络之外,关于高晓松和阿里最热的一条新闻,是他正式卸任阿里音乐的董事长了。

天眼查数据显示,10月21日,高晓松正式卸任北京阿里巴巴音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法定代表人,由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群总裁朱顺炎接任。早在2月份,盛传被离开阿里音乐时,高晓松就透过微博回应,2016年就已卸任。

2015年7月,高晓松和宋柯空降阿里,将阿里的音乐梦推到了众人眼前。然而,种种迹象却表明,阿里音乐成也版权,败也版权。

版权垄断开局高光

很多人不会否认的是,2013年将刘春宁从腾讯挖来,是阿里做得最正确的事。

在刘春宁北上入杭时,阿里干了两件大事,分别用8000万元人民币和4000万美元的低价,收购了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。这成了阿里音乐帝国的雏形。

刘春宁也动作频频,首先是天天动听,为了抗衡彼时的最大对手酷狗音乐,刘春宁用高薪挖了对方的墙角。高价挖人,即便6年过去了,这样的把戏依旧在现实世界上演。最明显的,就是某专注五环外的巨头频频以double薪资挖角大厂。

手段也很快奏效,最明显的例子,是占据360桌面和手机助手第一名的酷狗音乐,悄悄地被换成了天天动听。在这之前,这个位置每天为酷狗创造了15万的流量。

效果立竿见影,天天动听实现了日均新增25万用户,最高日新增50万用户的奇迹。而虾米音乐,更是创造了800万日活用户。

刘春宁更将目光标准了音乐版权。在他的带领下,2015年,阿里音乐签下了滚石、BMG、华研、相信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。五月天、李宗盛、罗大佑著名歌星的经典,一度被虾米垄断,中文歌曲的版权占到了60%。后来入主的宋柯甚至底气十足,“别人急于去谈转授权,是因为不谈以后就没有可播的东西了。阿里不是,我们有可播的东西,我们拥有半壁江山,才敢以开放的心态跟大家谈判。”

当时的腾讯,版权市占还远远不及如今的85%。在版权局牵头,让大公司转售版权的会议上,腾讯甚至提议,“阿里有两款软件,应该出两份钱。”

然而,随着2015年刘春宁商业受贿的新闻被曝光,阿里高光的时刻也迎来终结。

错失版权

高晓松被人骂得最惨的,不是奇葩说里对辩手的刻薄,也不是不懂足球,而是活活把阿里音乐做成了音乐界的淘宝,完全错失了版权的争夺。

2015年7月,高晓松和宋柯空降阿里,出任阿里音乐董事长和CEO。为了把音乐行业线下的从业者和服务要素全部引导到阿里音乐,高晓松将天天动听升级成了阿里星球。

可用户打开的是什么呢?

听歌界面被放在了二级界面,一级入口则分别是“粉丝游乐”、“天天视听”、“幕后英雄”。三个功能。很多用户,甚至以为下载的是购物软件,

高晓松精心推出的阿里星球,被冠以“刚需被阉割的陌生应用”。仅仅7个月后,成绩单就出炉,阿里星球宣布全面停止音乐服务。到了2016年,虾米音乐创始人王皓被转岗到了钉钉,而天天动听团队则集体请辞。

阿里星球发布

而在此前的古永锵时代,一心放在了优酷运营上,直接对网易爬取自身音乐的行为视而不见。

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,2014年腾讯和阿里打得难解难分时,网易却在悄悄爬取虾米的歌单和曲库。第二天,当虾米的产品总监向负责人报告时,对方只轻描淡写地回了句“随它去呗。”

彼时的2014年,天天动听的市场份额为14.1%,虾米达到了3.1%,而网易云音乐只有1.3%。“犯了大错,就像巴西扇动翅膀的那只蝴蝶。”产品总监事后懊恼不已。

在高晓松专注“音乐电商时”,数字音乐发生了一件大事,酷狗音乐宣布与QQ音乐合并,成立了腾讯音乐集团。两年后的12月12日,这个总月活超8亿的音乐巨头,正式在纳斯达克上市敲钟。

如果再回到3年前,被问及如何看待酷狗、酷我、QQ合并时,高晓松的答案一定不会再是“让他们自己野蛮生长不如葬在自家后花园”。

不得不打的战

“阿里大文娱现在的重心放在优酷,樊路远曾甚至提出过用出售虾米音乐来换取优酷流量的政策,只是没有成功。”业内人士的一句话,揭示了阿里音乐的宿命。到了2019年6月,阿里新一轮组织架构的调整,坐实了音乐业务划出阿里大文娱,进入创新业务事业群的消息。

错失了音乐发展的黄金期,阿里音乐只能被动防御。

但时移势易,曾经诸侯割据的音乐市场,经过两年的洗牌,已经变成了QQ和网易两大寡头的游戏。极光大数据发布的《2019年国内在线音乐社区研究报告》显示,以QQ、酷狗、酷我、网易代表的第一阵营,渗透率达到了8%,MAU达8000万;阿里仅剩的虾米音乐则掉落至第二阵营,和咪咕音乐分得1%的渗透率以及800万的MAU。

渗透率的背后是版权优势,吃过甜头的阿里对此并不陌生,刘春宁时期,60%的中文歌曲版权依旧历历在目。只是如今,腾讯以90%的音乐版权夺走了铁王座。而作为阿里大文娱下的重要一环,音乐版权的重要性毋庸置疑。

“不仅仅是当前火爆的直播,短视频需要音乐,未来更多的媒体也需要音乐。这样一来,版权就十分重要。”业内人士的一句话,直接戳到了阿里的痛点。

PAPI因为使用侵权音乐被告的新闻,至今仍未散去。事情并不复杂,2018年,PAPI酱旗下“Bigger研究所”因为在一则短视频中,未经授权使用版权方的Lullatone的原创音乐,而被后者告上了法庭。法院最后裁定,Bigger研究所侵权行为成立,并被罚了7000元。

无独有偶的是,斗鱼平台因为在直播中播放他人音乐也被判罚,“1分钟音乐也侵权”自此成了阿里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网易也被版权戳过。2014年,在未经周杰伦团队的授权下,网易云音乐推出包含周杰伦200首热门歌曲的打包合集,售价400元,购买后终身免费听。随后双方关系开始恶化,最明显的,就是网易云音乐上再也听不到周杰伦的歌。

做音乐是不可能做的了,至少这几年是不会再做的了。为了弥补音乐版权的短板,阿里也提前布局。在用20亿美金买下考拉之后,又花了7亿美金投资网易云,间接弥补了音乐版权的短板。

但腾讯的铁王座也不容撼动,上市成功的腾讯音乐也并未放慢在音乐版权上的布局。手握3500万首歌曲的版权,让阿里既眼红,更心痛。

作为大文娱项目的重要一环,音乐版权就像阿里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箭一样,悬而未决。值得庆幸的是,针对腾讯展开的8个月反垄断调查,至少也给了阿里和网易,一丝喘气的机会。但8个月之后,何去何从,值得我们拭目以待。


(作者:陈凯乐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